脑子里有不知多少的龌龊。

我脾气好,是我不跟你计较,同样也不把戏精放在眼里。我脾气不好,就是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我向来懒得理白嫖。

埋·一

请勿上升真人。
纯属虚构。

王俊凯从小黑屋出来的时候,一时甚至受不了大厅刺目的光,台前坐着几个精神奕奕的生面孔,估计是吸纳进来的新人,此时正一脸兴致勃勃地看着台上弹琴唱歌的青年。

青年一身青白的衣服,手指纤长,在灯光下显出透明的白,音乐声从他手下泄出,不知名的曲子,不过很好听。

台下的几个甚至在笑,青年本是懒散的似随手轻弹,看他来了,眼中波光粼粼的看他一眼,突然起身走了下来。

几个新人哄得炸开,笑嘻嘻的用暧昧的眼神在两人之间游走。王俊凯皱眉,抬眼瞪他们,青年走过来揽住他肩膀,温和地问:“出来啦?”

“提前释放,怎么回事?”他握住了王源搭在他肩膀上的手,又开口:“还是这么矮啊。”

王源抽手瞪他,转而又昳丽地笑起来,薄荷音清清爽爽的,让他说话时压扁了,就是一阵阴阳怪气。

“来来来给你看个好玩的。”

王俊凯斜斜暼他,嗤笑一声便问:“什么好东西?我看还不如你凯哥给你看个大宝贝。”

“一边子去,混不吝的玩意儿,这次我保证你会跳起来的。”王源笑骂着快走两步,和王俊凯拉开距离。王俊凯看他在前面走的欢快,勾起一抹冷笑,抬脚就是向王源的膝窝一踹。王源察觉到身后动静,敏捷地一闪而过,回头骂他:“我他妈的看你就是有病!下次再不打招呼我就再把你送进去你信不信!”

“信啊,怎么不信,呵。”王俊凯泛泛的桃花眼眨阿眨的,格外无辜。王源又骂他一句,上楼左转右转开了门,他们身边不是没有人,却是匆匆而过,连招呼都不敢打一声。

开了门,王俊凯径直坐到办公桌后头,拿起手机划开锁就翻看起来。王源靠在门框上,歪着头,看着一本正经刷任务的王俊凯笑了,说:“怎么不刷刷榜单?有惊喜哟。”

“你说的惊喜能有什么好东西。”王俊凯槽他,也在王源的笑容里开了榜单,本想第一是不用看了,自从他来就没掉下过,王源估计叫他看的哪个黑马。谁知才扫第一眼,王俊凯就噌的站起来,踹了脚凳子就拍桌子瞪眼,“这他妈的谁?”

王源拢了拢耳后的头发,堪称优雅地说:“新来的,上头从一区招来的,爽不?”

“爽个屁!哪来的野玩意儿抢我第一,等老子干翻他!”说着,椅子腿在地面带出长长的划痕和刺耳的声音,王源笑他,被他凶狠的瞥了眼,手横在嘴边做着拉上拉链的手势,脸上笑容却不断扩大。

王俊凯走到他身边,俯身关了门,抛着手机坐到桌面,王源把椅子拖回来坐着,又道:“这次上头还想再关你一段时间。”

“关就关呗,老子怕他们不成?”王俊凯无所谓地说。
“不是你怕不怕的问题,而是……自由或者死亡,总得选一个。”王源不知何时架上一副金框眼睛,衬的他更是书卷气十足,“你这个总部有史以来犯戒最多的第一,看来是越关越有病啊。”他推下眼镜,“看来是不能关了。”

王俊凯冲他呲牙,王源笑,说:“事实上他们之前是没了你不行,现在嘛……不过这会出了点事儿,紧急启动你。”

“切,一群傻逼。真把草当成宝了,你他妈的怎么不给我推了啊智障。”王俊凯扔着手机,翻花的手指把手机玩的似匕首般顺溜,又说:“什么事这么火急火燎,怕不是小蜜让家里的发现了要给阉了吧哈哈哈。”

王源跟着他笑,不过没那么放肆,“说不定呢,反正是你的单儿了,和易烊千玺一起执行。”

把手机扔给王源,王俊凯抽了把挂在墙上的匕首,又在书架上摁了几下,取出暗格里的手枪别在腰间,撇撇嘴说:“得了吧,又叫我卖苦力见血去,对了,易烊千玺房号多少?”

“921118,别动手。”王源声音从后面轻飘飘传来,他指甲划过手中的刀刃,意味不明的笑了。

很长时间不上,某人急了……哄哄
某人说我只会写虐,也不是
只是我设定的背景下他们很难HE,我只是顺从了一个没有意外的结局
事实上写甜没有那么难,可我不想写
任性
有存稿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