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里有不知多少的龌龊。

我脾气好,是我不跟你计较,同样也不把戏精放在眼里。我脾气不好,就是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我向来懒得理白嫖。

野望.1

爱情叫人疯魔,情爱教人理智。

一.

易烊千玺给母亲掖了掖被角,沉默的注视着她斑白的双鬓,刚要起身,母亲伸手拉住他。

原本那是一双柔软而细腻得手,如今掌心粗糙,带着病态的苍白,青筋像蜿蜒的蛇,被针管插了七寸。

“烊烊,你恨我么?”她虚弱的开口,眼睛半睁着,眼前迷迷糊糊不得人影。

易烊千玺身子僵直地立在床边,半晌才反握住她的手,将手心的温暖一点点渡给对方。

“不恨你。”他轻叹,把母亲的手放回床上,谁料她用劲,似是抓住救命的浮木般不肯放手。

母亲的眼睛被泪水含糊了情绪,只听声音是悲戚的,“那你恨谁……”

“谁都不恨,我不恨了。”易烊千玺附下身子给人理了理头发,飞快眨了两下眼睛,把水光洇在眸子深处,极温柔地亲吻了母亲的额头。

“好好睡一觉吧,”他松开手,“你累了。”

说完,他往出走,身后母亲呢喃了一句,“你都不笑了……”他看不见的是,女人眼角悄然的泪痕。

二.

出了病房的门,易烊千玺深吸一口气,转身出去,走廊里和两个小护士擦肩而过。

“凯爷真是帅爆了!A遍宇宙!”小护士虽说压低了声音,但声音尖锐,还是让易烊千玺听了见,他先是无奈一笑,听人说凯爷,条件反射般想起那人。

在他们还是以组合出道的时候,网上这些言论就没少过,王俊凯总是捧个手机开着小号,刷到就一脸嘚瑟地给他们看,笑的虎牙肆无忌惮的跑出来,像只大猫。

但转念想到什么,他又是心脏一阵缩紧,脚步也多了几分凌乱,一个不小心就撞到了其中一个护士的肩膀。这下他猛然惊醒,抱歉地冲两人一笑,脚步匆匆地走了。

身后的一个小护士盯着易烊千玺走的有些歪扭的路,说:“这个小哥好眼熟啊……好像……”女生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突然惊呼:“易烊千玺!”

“谁啊?”另一个女生接话。

“凯爷和源哥的前队友!中途解约退圈的那个。”

“哦……那个叛徒啊。”

明天短篇预告,《水星记》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