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里有不知多少的龌龊。

我脾气好,是我不跟你计较,同样也不把戏精放在眼里。我脾气不好,就是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我向来懒得理白嫖。

【凯千】桃花雪。

请勿上升蒸煮。

微博首发,以后红往的文都会先发在微博。

↪红往小镇微博站
欢迎加入。

【桃花雪】

一。

易家公子放下手中长枪那年,落了满枝的桃花雪。

他那双黑沉的眸子里映出满天纷繁,手里一壶桃花枝上挂了一夜的酒,沁人的冷。

人道易家大少愈发俊俏,才貌双绝,妻子更是一等一的美人儿,只有当年知情人微微一叹,这人已然疯魔。

二。

京城有一年下了格外雰雰的雪,飘然卧入京城时,城外桃花开的绚烂,以至于乌铁似的枝干沾上透亮的白,粉的糜烂也暧昧的花娇滴滴的凑了上去,吐出颤颤的蕊。

京中老人说这春雪,名曰桃花雪,然后抬手向店家讨了壶热茶,捧在唇边细细的品。

易烊千玺听闻,把这三个字含在舌根细细的琢磨,觉出三分凉意,剩下则是眼前飘忽而过的三丈红尘,蒙了桃色的雾,软的不像话。

门外女子娉娉婷婷,腰肢柔的像三月春水边映衬的柳,刚巧一身新绿,声音出来甜丝丝的美,又轻声唤着他名字:“少爷,夫人说外面难得的春雪落桃花,邀您去赏玩呢。”

易烊千玺理了理衣裳,推开门冲门口女子点了点头,抬脚向前厅走去。

路过的丫鬟和小厮见他来了,无一不驻足行礼,面上恭敬,背地里却两两三三凑到一起说上闲话。

“听说这大少爷文韬武略,一手长枪耍得是出神入化,只是可惜了口不能言......”

听这话,她旁边的丫鬟急急拽她一把,横眉立目地轻声喝道:“少爷岂是你能议论的!这次我听到还好,若是让内院的姐姐们听到了,少不得你这小丫头片子的一通嘴巴!”

小丫头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眨了眨,憨笑着撒娇道:“好姐姐啦,不小心,这次是不小心,饶我这一回,好不好?”

身后丫鬟的声音虽压得极低,易烊千玺到底是习武之人,听得真切,也只是顿了顿脚步,面上丝毫不露,手里把玩着水头成色都上佳的玉佩,眼底却掠过暗色。

京城中谁不知易家大少爷风头,一手枪术已然妙极,样貌更是一等一的美人,只是可惜了,非但口不能言,面也是冷峻的,世人皆少见他笑,更不晓其风华,多少人默叹可惜,又有多少人为之折腰。

这种话听多了,易烊千玺浑不在意,只是到底心有芥蒂,恨不能为易家争世间荣光。

他到底不如世间称赞那般,清风明月。

三。

本该按母亲兴致起来那般计划,于城外长亭处陪她赏花的,正好护她周全,可临到了遇些琐事绊住脚步,终不得去成,便吩咐易烊千玺把景色绘入卷中,到时自己是要看的。

说这句话时,已成当家主母的女子早无半分端庄,以袖遮脸便痴痴笑起来,惹得易烊千玺一脸无奈,却也吩咐了小厮带上笔墨,请示一番便退下了。

出了城门,那处亭子如今堆雪,桃花的确好看,映到纸上也分外旖旎,雪恰好压了几分艳色,更是美的温和夺目,可终归缺些什么。

易烊千玺眉头微皱,盯着桃花树下茫茫的白出了神,怎料树上枝叶婆娑,接着一声闷响,似有物什自上落下。

小厮前去查看,回来时低声道:“少爷,是位穿着怪异的公子。”

易烊千玺起身出了亭子,他到底自信,若是刺杀也可保一人周全,直挺挺的走过去,是丝毫不惧,走时他还在想,莫不是上天给的缘分?

事实证明是缘,孽缘。

那位公子穿了身怪异的衣裳,过于暴露,头发很短,恰恰过了耳侧,眉宇间清秀精致,闭眼时鸦羽似欲飞的蝶,唇透出虚弱的白,虽说这人与一切格格不入,但着实好看,易烊千玺看着他那张比之自己而毫不逊色的脸,抬手戳了戳他。

四。

王俊凯悠悠转醒,眼前是蒙蒙的一片白,似雪花落枝头,又似朱砂撒人间,暗色在眼前人黑沉的眸子里,灿若星辰。

把手拄在地上将自己撑起,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勾唇笑了,似有流光一片卧于眼底,映的他的眉眼璀璨似繁花,暧昧若浮云,像他头上一树桃花,机缘巧合遇上冰雪,更衬三分芳华。

易烊千玺看他含笑的眼眸,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微微一愣,继而随他勾起嘴角,难得温和。

他的笑意像澈冽的冰化成带着凉气的水,自成一派通透的好看,虽说现代美人旖旎,到底比不得眼前人清丽的美好,又恰处一片天地,身后长亭,霏霏小雪,晃得王俊凯心中悸动,只觉眼前人风光霁月,真如清风明月般好看。

自此,如花遇雪,艳则艳,命不久矣,如雪遇花,美则美,转瞬即逝。

好歹成一片人间风景,了无悔意。

五。

茶馆里说书的先生最近又有了好念叨,阳春三月,这京城也如春水般被阳光晒得极暖,暗流涌动间似能嗅到脂粉轻浮的甜香。

“听说那易家的大少爷自从去了城外长亭赏雪,当天便带回一姿容俏丽的公子,那公子发极短,模样却甚是好看,勾的那易家大少几日不出门,据说是......”说书人扇子一打,摆胸前装作模样的扇了两下,后续被他含糊吞下,唇角却是勾起,显出一副暧昧的模样,似乎将这剩下的话也说的旖丽,惹得台下几位公子哥儿哄起来,凑到一块儿说些闲话,声音也越无遮拦。

“你说这易少虽说是个哑巴,艳福却不浅啊。”

“就怕这艳福他消受不起啊,哈哈哈。”这人大笑起来,言语间净是肆无忌惮。

另一人面上显出几分神秘兮兮得道:“不是我说,易少带回的公子是俏的勾人,比那烟花楼的花魁还妖上几分,那日我得空儿撇上一眼,虽说俊俏却也不似女子,当真是极品了,只是有传言说......”

他话未说全,尾音拖得老长,故意吊人胃口似的,另几人推推搡搡地催促他,他邪邪一笑,道:“那位公子是只桃花妖哩!”

听了这话,几人齐齐哄笑。

搂上雅间内一男子端茶轻笑,翘着二郎腿抿了口杯中之物,眼波流转间瞥到身旁眉头微皱之人,歪头凑到他耳边说:“易少,您说我是不是妖精哩?”

易烊千玺感到耳边气息湿暖,耳垂红的似女子的口脂,眼睛斜斜的瞪着王俊凯,却被这人和楼下越发浪荡的话语戏谑地眼眸漾着水波,显得如琉璃般莹润,在王俊凯看来更像调情,免不得口舌干渴,喉头一动,忍不住想把这人耳垂儿含在口中细细把玩,吸吮......

如此想着,不觉间已将唇贴上他的耳廓,惹得易烊千玺身子瞬间僵硬,转头狠瞪他一眼,咬住嘴唇羞红了脸。

看他绷着一张好看的脸,王俊凯放肆的大笑起来,只见易烊千玺脸上红晕更甚,像桃色的云,不禁上前捧了他的脸轻笑,随即低下头吻上他的额头,指尖撬开这人紧闭的唇瓣,挟了他的舌头玩弄起来。

直至指尖被温热的口腔濡湿,方才放过气喘吁吁的人,抹了把易烊千玺的脸颊,王俊凯笑着说:“谁让你这么好看啊,我的大少爷。”

易烊千玺又羞又恼,抬手拍下王俊凯仍在他脸上游走的手,又拽过来在上头写了几个字,王俊凯初以为他是在玩闹,辨认后才恍然大悟,“别闹?”他喃喃的将这句话念了一遍,笑得如窗外正艳的桃花,让易烊千玺一时看呆了,心中暗暗地想,这人怎么能这么好看?

王俊凯见他走神,捏了捏他红晕未退的脸颊,压低了音调低低唤他:“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抬头看他,他就势吻上那张被自己玩弄的泛红的唇,易烊千玺被吻得迷迷糊糊间只听王俊凯含糊地说他,似又带了无奈,“易烊千玺,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对我,我会舍不得的......”

“舍不得?”他在心里默念,觉出事态有些不对,但转眼还未清醒,就又被王俊凯拖入欲望的深渊。

六。

都说易家公子枪法绝妙,王俊凯却少见他耍什么兵器,更多时候这人只是端坐在书房中,行为板正的似他认知中的老学究。

就连情欲也是淡的,若不是王俊凯时不时勾上一遭,怕是连提都不愿再提,事后也甚是羞恼,不过言行间对王俊凯是越发宽泛,两人煮酒烹茶,倒是别有一番趣味。

王俊凯听闻易烊千玺一手长枪,也曾在兴味来时要他耍上一耍,可向来对王俊凯无甚拒绝的人却摇摇头,王俊凯问他为何,他执笔写下,写完又对王俊凯默默地笑,似乎怎也看不够似的。

“自古兵器乃活人之血祭的威名,怕煞气冲了亲眷。”

“倒是好心,那找一时间给我舞一段,可好?不符你名气可不让你下床了,呵呵。”王俊凯嗤笑一声,揽过他亲了一口,又说道:“每次看我都笑的这么妖孽,我好笑啊。”

易烊千玺凑上去亲他一口,笑而不语,王俊凯觉得没意思,窝在窗边看桃花几近凋零的模样,眼底黯然一闪而逝,他勾唇轻笑,又似越笑越悲。

许是阳光暖的不像话,又像是清风徐徐给人以温柔,王俊凯靠在窗户上浅浅而眠,梦里遇见他以前的世界,恍惚间高楼大厦扭曲着向他倾倒,将他埋没在一片溺死人的深海里,没有光。

眼前是纸片样白的病房,他能看到自己躺在病床上,一向严肃的母亲握着他的手哭泣,实话说,妆花了的女人不是好看的,却让他心里针扎似的疼。

王俊凯走到女人跟前,从后背搂住她,从不知她如此瘦弱,她哭的身子微颤,像鼓槌狠狠地砸向他的心脏。

“妈,你别哭,我还在呢,还在呢。”王俊凯抬手想为她抹去满脸的泪,一如小时一般,可手却触碰不到女人,让他神情恍惚,只能一遍遍重复着一句话,终不过徒劳。

最后他红了眼眶,声音嘶哑的喃喃着,头一次生出想回家的念头,头一次。

意识到这点的王俊凯狠狠一拳砸向墙壁,却在拳头触碰上墙壁的那一刻猛然醒来。

那一刻,他无比希望眼前是现代的钢筋水泥,这一切不过梦一场,可惜不是。

终归可惜。

七。

王俊凯翻身下床,他不知何时已栖在书房的软塌上,想来是易烊千玺将他搬过去的,不知用了什么法子,但总归温柔。抬头看了一眼,易家大少爷并不在此,估计是让人叫走,

想到易烊千玺,他温柔一笑,却又皱着眉头抬手将上扬的嘴角按下,转身便想往外走。

路过桌子时,王俊凯顿了顿,看到易烊千玺的笔迹,其实刚来这个世界他并不适应,幸好遇到易烊千玺,这人让他自愧不如,却可惜是个哑巴。

用纸笔交流的时候,王俊凯有时不大看得懂,毕竟繁体,易烊千玺便在旁配上趣味盎然的小图,那是他第一次知道易烊千玺的丹青足以配上他那手劲瘦且风骨淋漓的字。

王俊凯笑出声,眉宇显出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温柔,细瞅下去,是从未有过的真情。

他低头细细的看那张纸上的文字,上面写道“你不好笑,你好看。看一辈子都不够。”

易烊千玺回来时,便见王俊凯盯着这张纸笑着红了眼眶,他有些茫然,走过去就被王俊凯拽着手腕压下来,亲的难舍难分。

那是他第一次对他如此温柔,情意正浓时,易烊千玺感到一滴水珠打在他唇边,像是泪水,可他分辨不出。

八。

易烊千玺仍记得那天,晨光微熹,窗外的桃花尽数凋零,不见一分往日绚烂,春留不住花的凋谢,就像他留不住爱人的逝去。

王俊凯躺在床上,像是熟睡般安逸,可易烊千玺知道,这人再不会在他叫醒他时,献上缠绵悱恻的一吻。

因为这人,再也醒不来了。

他默默地注视着王俊凯依旧清俊的容颜,倾身覆上一吻,回想起王俊凯说的一句话,“我会在另一个世界继续爱你。”

那是他第一次听到王俊凯口中的爱,也是最后一次。

九。

王俊凯被葬在桃花树下,随之被尘封的是一卷丹青,画中一场桃花雪,树下一位笑意正浓的青年。

后来易烊千玺娶了妻,两人相敬如宾,倒也和睦,只是他会在桃花开的季节里,去桃花树下饮壶浊酒,舞一次长枪。

算是应了当初的承诺。

十。

醒来的时候,王俊凯不顾母亲喜极而泣的呼唤,只是抬手看了眼手心,什么都没有,就如同他曾在另一个世界生活的痕迹,就如同那个人。

他在睡前握住易烊千玺写给他的话,却最终什么也没带走。

王俊凯低低的笑了,权当做梦一场。

只是他格外爱卧在桃树枝上,可惜树下已没了赏花的那人。

评论(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