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里有不知多少的龌龊。

我脾气好,是我不跟你计较,同样也不把戏精放在眼里。我脾气不好,就是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我向来懒得理白嫖。

【凯源】我们都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半现实向。

算是我们试试的番外,以第一人称,看四周年演唱会。

百合戏份,不喜勿入。



一。


我有一个朋友,她是同性恋。

当时听到她和我坦白的时候,我懵了,我没感觉她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同样是人,她只是喜欢上和她性别相同的人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很忐忑,我抱了抱她,笑着和她说:“挺好的。”

她没说话,我觉得我肩头有点湿,就主动拍了拍她的后背,问她:“你要和家里坦白么?”

“再等等吧,台湾已经将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了,我想再等等,等到中国也有那么一天,我们可以堂堂正正。”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闪闪的,看得出里面是希冀和渴望。

“嗯,你不会等太长时间的,我相信。”


二。


我这个人好奇心重,权当了解了,去找了很多同性恋的资料。

书上说,“同性恋不是病”,我笑了,怎么这么傻,只是喜欢人啊,任何沾染上喜欢的,都不能叫病啊。

就这么在杂志上,书上慢慢的去了解,网络上戾气太重,我到底不大喜欢。

不过等对这个群体一知半解时,我心里莫名有种想法,当时也打电话和她说了,“我可能也是同性恋哦。”

她笑完,骂我一句。

挺无辜的,我明明有在说真的,因为我相信,没有遇到让你怦然心动的那个人的时候,你永远不知道你喜欢的是男人女人,甚至可能是一只狗。



三。


她其实是个很开朗,挺强势也很温柔的人,我很少见她颓废的样子,感觉她应该像一朵开在风雨里的花,愈吹打愈明媚。

可我没想过她会如此的......憔悴。

我能看到她眼睛边一圈浓重的青色,也能看到她瘦削的下巴低下的弧度,甚至那双充盈着血丝和水汽的眼眸,我看她的时候,她没哭,或许是哭不出来,又或许是看我来时狼狈的抹把眼泪,我问她怎么了,她抱着我,哭得像个找不到家的孩子。

等她痛痛快快哭了一场,我给她递纸,她给我看了一条消息,“网络节目审核通则”。

她在我身旁失魂落魄的念着一句话,“爱了祖国二十年后发现她当我是变态,我不知道哪里还是家。”*(注1)


四。


很难受吧,我心疼她,甚至鼻子发酸。

这时候做再多也无用于是,我只能抱着她,听到自己的声音染上哭腔,但是希望这个拥抱能告诉她,我支持她,我爱她,家会有的,你们会被承认的。

“别哭啊......大不了以后去台湾吧,去荷兰......”我说。

她声音有些低,“这是我的家,我的祖国,我的亲人,我深爱这片土地,却找不到自己的立足之地。”

“不会的,我们相信她,一定要相信啊。”

她不说话了,我酝酿了一会儿,小心翼翼的开口:“我们的国家,曾走过很多弯路,但是当历史向前走着,她终究走上那条正确的路。”我想起下面的评论,又继续说:“可能这只是历史上的一小点,但是却是我们的一生,如果在这个时间点的我们不去告诉她,我们这些正处于如果是历史便在发生的时候的人不去发出自己的声音,不去艰难地走出一条道来,未来,或者以后,可能会有更多的人前仆后继走在错误的路上,只为找出那条光明的路。我们看不到未来是如何正确的,但是,我们应该去找寻正确的路。所以,别......”*(注2)

“你这是从哪儿看来的,说这么多,不像你啊。”她笑了一下。

我看她笑,也跟着笑出来:“有的是从评论里看的,曲解曲解就这样了,还有从小说里瞅见的,你知道的嘛,我......当然啦,人家思想特别棒,到我这_(:зゝ∠)_”

“绕的我都糊涂了。”她点了下我的额头,看起来心情好了点。

我怕她再怎么着了,就想找点别的转移她的注意力,突然想起之前手里有两张演唱会的票,于是问她:“你陪我去看演唱会吧,人多,热闹。”

她懒洋洋的回我:“你还有偶像?”

“当然啦,走吧。”就见到她点点头,其实我不粉,只是有人给我的票,座位挺靠前的,去吧,陪她散散心。

希望有用,我也感觉自己让她去看演唱会的事不靠谱,可是,还能怎么办呢?


五。


演唱会开场了,座位果然靠前,后面几乎没了空座,很火爆,但由于我们的位子偏,而且太前了,反倒有几个空的。

直到看到身边妹子的灯牌,我大概才清楚,哦,原来是近年很火的三个小孩。

我拉着她的手坐下,身边妹子和我聊起来,问我是谁的粉,我有点懵,只能冲她笑了一下,蛮尴尬的,一转头看到她,笑盈盈的看我,无奈了,只能挠挠头吐个舌头企图蒙混过关。

幸好她没计较。

灯光亮起的时候,我下意识抓紧她的手,她反手握了握,感觉自己被她温暖了,后面传来一阵阵尖叫和人名的呼唤,不过不知道是我看错了还是怎么的,因为我这个位置有些偏,恰好能看到吧——落在后面的两个小孩的手握在一起,又很快松开。

很可能是我太敏感了,我这么想,然后安安静静的听歌。


六。


虽说我不是专业人士,但仍能听出三个人里一直有道不和谐的声音,听了片刻之后,我凑到她耳边嘀咕着,“原来歌手也会跑调么?”

她用手推推我的头,说了一句,看嘴型是“好好听歌”。

我坐回去,倒是感觉另外两个唱的不赖,我甚至忍不住想,如果是这两个人的合唱,是不是更好听。

很快,我这个想法被证实了。

当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我分明听到有另一个声音和了进去,像是轻轻浅浅的背景音,台上两人面对面相视一笑,引得下面爆发了更大声的尖叫,以及两个掺杂其中的词,“凯源”和“源凯”,我想了一下,似乎是cp名。*(注3)

后面跳舞的时候,站在c位上的人往后跳一下,应该是舞蹈动作,恰好和另一个人肩并肩,只留左边的人站的稍前,我仔细看了眼,虽说灯光模糊了视线,但还能影影绰绰的看到,右后的人戳了c位一下,c位笑了,往前走几步。


七。


到他们下场,我目光跟随着看过去,走在中间的人停下等着后面的人,两人并肩往回走,很温馨的画面。

下一秒我感觉自己表情都裂了,站c位的蹭阿蹭的蹭到最后一个人身后,拍了拍他的屁股。

我忍不住握紧她的手,问她:“现在的小孩有这么gay???”

她瞥我一眼,“你说呢?”

后来我才知道,这两个小孩一个叫王俊凯,一个叫王源。

主持人上场了之后,现场才有几分平静的架势,我和她也聊了起来,因为有很多声音,所以只能凑到一起说话。

“不是我太敏感吧......我怎么感觉他们俩有点什么_(:зゝ∠)_”我说。

她淡淡的回我:“想多了吧,现在小孩都这样。”

“不是,你才多大叫人家小孩?”我笑,她回了个白眼。


八。


听了几首歌,无一例外的是,不管什么歌,总有一段是王俊凯给王源和声,不得不说,很好听。

我也被王源的高音震到,很好听很漂亮的高音,有有别于他声音的帅气。

我真的有些怀疑他俩,因为他们在台上透露出来的东西叫我不明所以。

你说两个十七八的少年,举手投足间的默契可以说是后天养成的,但你唱歌的时候能不能不要一直偷瞄对方???

你们还有队友,好么?

虽然他跟不上你们的节奏,但是,不要因为对视上了就一直在傻笑啊喂!!!

走好自己的位子好么?我真的看出来你们有固定位了所以不要串门啊!我来时听歌的不是看你们秀恩爱的!!!

因为我这个位子甚至能看到一点点的通道,所以......

十指相扣什么鬼???

别那么gay了我求你们别虐我了我想安安静静的听会儿歌。

不吃,这狗粮我不吃。*(注3)


九。


到游戏环节的时候,导演组当场接了一位粉丝的电话,说的什么我不感兴趣,于是兴致乏乏地看下去。

当电话响起,我看到大屏上王源把食指竖起来抵在唇边,撅起嘴唇说了小小的一声,“嘘”。

王俊凯当场撅了下嘴,后来才把食指举起重复了王源刚才的动作。*(注4)

我拉了拉她的手,和她讨论:“有必要再重复一遍么?我怎么越看他俩越那啥.....”

“说不定人家心里以为他要和他亲亲呢。”她用说冷笑话的口吻轻描淡写的说出来,却让我又戳了戳她。

“不是,我觉得他俩有事儿,真的。”

“哦?”

“你接着看,仔细看。”我皱起眉头,她才稍稍坐正。


十。


继续看下去时,她罕见的皱起眉头,声音闷闷的和我说:“他们......”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许,这个发现让她心里不好受,我却无能为力,我想证实的,可能是对的或是错的,可就算这样,再大胆的行为也要偷偷摸摸,证实我的猜测正确又怎样?不能在阳光下的东西,是会毁了他们的。

演唱会结束了,他们站在舞台中央冲所有人鞠了一躬,我看到他们三个人互相牵着的手,眼睛有些酸。

可能是我的脑补吧,可我想到一句话,“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在大庭广众下牵手。”

然后我看到那两个小孩互相等着对方的脚步,最后并肩走向后台,我不知道阴影里是否有他们交握的双手,但我愿意给予他们最好的祝福。

我转头看了看她,她与我并肩而行,十指相扣,下巴永远是上扬的,似乎眼里只有前方和天空。

我想到一句话,也念了出声;“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注5)

她转过头,在阳光下冲我笑,我也笑出声,却依旧莫名的想哭。





注1:“爱了祖国二十年后发现她当我是变态,我不知道哪里还是家。”选自微博评论。

注2:“可能这只是历史上的一小点,但是却是我们的一生。”核心内容来自微博评论,此为大致意思。

”如果在这个时间点的我们不去告诉她,我们这些正处于如果是历史便在发生的时候的人不去发出自己的声音,不去艰难地走出一条道来,未来,或者以后,可能会有更多的人前仆后继走在错误的路上,只为找出那条光明的路。我们看不到未来是如何正确的,但是,我们应该去找寻正确的路。”核心思想来自晋江作者墨荆的《文化大师》,此为大致意思甚至连核心观点的一二都学之不来。

注3:“当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我分明听到有另一个声音和了进去,像是轻轻浅浅的背景音,台上两人面对面相视一笑以及其他注3标注皆出自tf三周年演唱会。

注4:出自快乐大本营。

注5:“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我们都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王尔德的名言。


评论

热度(9)